中国单板滑雪在冬奥实现金牌“零的突破”:内部竞争 外部突围

中国单板滑雪在冬奥实现金牌“零的突破”:内部竞争 外部突围

中国单板滑雪在北京冬奥会上实现了金牌“零的突破”令人振奋,苏翊鸣、荣格等一批有实力的年轻运动员崭露头角令人欣喜。不过,我国单板滑雪历来的优势项目——女子U型场地技巧在本届冬奥会上折戟,则是需要在赛后好好总结的部分。

苏翊鸣在北京冬奥会上一鸣惊人。本报记者 方非 摄

新人不断涌现

单板滑雪运动相对年轻,但发展迅速,其酷炫的运动方式非常受年轻人的追捧。

北京冬奥会周期,2004年出生的苏翊鸣成长迅速,在国际赛场上展现出很强的竞争力,北京冬奥会上,他为中国单板滑雪拿下了冬奥首金。

在爱好滑雪的父母带领下,苏翊鸣从小就开始进入国内雪圈,因其颇具天赋以及父亲苏群不间断地拍摄并发布孩子的滑雪视频,导演徐克找上了他,使他有机会参演电影《智取威虎山》,并在此后陆续参演了一些影视作品。2015年北京申冬奥成功之后,苏翊鸣决定专注于滑雪运动,为冬奥梦想而努力。2018年,他正式加入单板滑雪中国国家集训队,成为一名职业滑雪运动员,并从2019年开始参加国际雪联职业赛事。

本赛季,苏翊鸣参加了两站大跳台世界杯赛,在瑞士库尔站只拿到第41名,第二站美国斯廷博特站拿到冠军。而在坡面障碍技巧世界杯赛上,本赛季他参加了4站,拿到一次季军,其他三站的成绩为第六、第七和第十名。因此,苏翊鸣能在北京冬奥会上取得1金1银,确实出乎了不少人的预料。

除苏翊鸣外,未能参加冬奥会的杨文龙其实也很出色。他在去年10月27日完成了“内转空翻1980度”的超高难度动作,成为国际首个完整完成这一动作的单板滑雪运动员,在他完成一天之后,苏翊鸣同样冲击这个动作成功。在今年1月的坡面障碍技巧国际雪联公开赛上,杨文龙拿到了冠军。但由于中国队在冬奥会该项目上仅有一个男子参赛名额,1999年出生的杨文龙遗憾地未能参加冬奥会。

另一位在北京冬奥会上取得突破的单板运动员是荣格,2002年出生的她在女子大跳台项目上获得第五名,她是中国队具备冲击冬奥会领奖台实力的年轻运动员。

参赛面有扩大

北京冬奥会上,中国单板滑雪队参加了11个小项中的9个,其中男子平行大回转、男子坡面障碍技巧、男子大跳台、女子坡面障碍技巧、女子大跳台、女子障碍追逐6个小项都是首次亮相冬奥赛场。

平行大回转项目上,中国队共有3名男运动员达到了北京冬奥会参赛标准,但参赛名额仅有1位,由排名靠前的毕野获得。男子大跳台及坡面障碍技巧项目,苏翊鸣和杨文龙都极具实力,最后只能忍痛2选1。女子大跳台及坡面障碍技巧项目,中国有5名运动员达到了冬奥会参赛标准,最终排名靠前的荣格拿到了这个名额。女子障碍追逐项目,中国有3名运动员达到了参赛标准,原本是排名靠前的拥青拉姆拿下该名额,但在赛前拥青拉姆遗憾受伤,由17岁的冯贺递补。

可以看到,尽管中国单板滑雪在多个项目上仅有一个冬奥名额,但几乎每个名额都有多名运动员在竞争。虽然一些项目的成绩还不够有竞争力,但有参赛面扩大、运动员人数增加作为根基,中国单板滑雪在下一届冬奥会上非常值得期待。

优势项目折戟

中国专业化单板滑雪项目的发展始于2003年,当时主攻的是单板U型场地技巧,刘佳宇、蔡雪桐就是当时最早一批进入地方队及国家队的运动员。

2018年平昌冬奥会上,刘佳宇斩获银牌,成为中国第一位站上单板滑雪冬奥会领奖台的运动员。但在北京冬奥会上,刘佳宇仅获第八,蔡雪桐获得第四,无缘领奖台。其实,在北京冬奥会前,蔡雪桐斩获了本赛季国际雪联单板U型场地技巧世界杯总冠军,拿到了个人第七座象征赛季总冠军的水晶球,成为“历史第一人”。没能在冬奥会上发挥出自己的水平,赛后蔡雪桐也非常失落。

尽管老将坚守四届冬奥会让人感动,但侧面也反映出该项目的中国年轻运动员没有顶上来。参加冬奥会该项目的两位年轻运动员武绍桐和邱冷,前者没能晋级决赛,后者在决赛中获得第12名。

来源 北京晚报 冬奥会特派记者组

流程编辑 吴越